Piu4-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游戏 福利 新服
查看: 1|回复: 0

雨季,期待那朵莲开(夏凉文学杯)

[复制链接]

2672

主题

2672

帖子

8066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8066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她就是盛夏的雨季里,我梦中的那朵白莲,我在期待,她的盛开题记(文:时光飞笺)
我已经来到这个小镇好几日了,但头还是昏沉沉地痛。清晨醒来,窗外依然是灰色的一片天空,看不到黎明的曙色,听不到鸟语。几簇翠绿的竹,在好像一直没有停歇过的雨里沉寂,任雨水沙沙地敲打着。  我的心还是挂念着她,便撑了红色的油纸伞,去荷塘边听雨。荷花开得很繁盛,随风在雨中摇曳,绽放着艳丽的绯红,给六月的水乡平添了许多妩媚。我无法收住找寻的目光,因它在不由自主地四处眺望,仿佛是在冀盼着她,从荷塘的彼岸正在走来,带着久别重逢的惊喜和愉悦。然而,我的眼里,只有碧绿婆娑的荷叶,和扯天扯地的雨,她的身影始终没有在水的那一方出现。我的心情莫名地沉落起来,扯断几片荷叶,无端地在雨里来回地踱着步,狠狠地摇碎了那些荷叶,散落在池塘边。我俯下身,傻傻地侧耳聆听。我期望能听到,她在洗衣时哼唱的小调,在氤氲的荷香里弥散。我也多么渴望能听到,她棹舟采莲时,浅唱男女相爱的民谣,此刻又在风雨中传飘。可除了牵动我情愁的,那无边无尽的雨,和在雨伞下与自己对白的心绪以外,什么也没有。  雨渐渐地停了,云端露出太阳久违的脸。我的心情也好像愉悦了几分。看着镜子里有些消瘦,有胡子拉碴的我,竟暗自笑着自己的落魄。不知什么时候,院落外有了许多的小孩,欢欣地嬉闹着,相互牵着玩伴的手,在湿湿的草地上奔跑着,追逐着翻飞的蜻蜓。我怔怔地看着欢腾的孩子们,心里忽然又想起,她也曾用如玉的小手,在骤雨过后,暖暖地牵着我,对着横挂在天空的彩虹,闭目许愿后,那手心里沁出的汗珠。不知为何,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,她在杨柳依依的河堤上,紧握着我的双手贴在胸口,然后,又小鸟依人般扑在我怀里时的那份娇羞。我总是会联想起,在清风徐徐的夏夜,在弯弯的小桥上,她依偎在我的肩上,指着天上的北斗,喃喃地说出我爱你,起誓拉钩时,月光下灼灼凝望我的情眸。那时,她的脉脉温情,将我融化在无边的幸福之中,让我尽情享受爱情的醇美回过神的时候,我从心底里轻蔑自己,嘲笑自己,大白天,竟然企盼起月光来。但此刻,我真的好无助,好无奈。  友人爱伦打来**,说他要来古镇度夏。我问他是否和女朋友一起来,他居然就大咧咧开骂了,现在的儿童皮肤汗斑在治疗上有何困难女人太尼玛现实了,眼睛都长在眉毛上面了。这山望着那山高,她们不需要痴情等候,深情相守的男人,她们只需要金钱、浪漫、情调。爱伦气愤不已地叫嚷着。  这么说,你们分手了,什么时候?我追问。  玫瑰情人节那天晚上,我本以为是个很美的夜,就约了她跳舞。兴高采烈地快跳完时,那女人忽然对我说,说什么我们性格,爱好,兴趣等很多方面都不和,再继续下去会给双方都带来伤害,不如现在就分开,跳完这支舞,咱们分手吧。放下玫瑰花,就头也不回地走了,把我傻傻地撂在那儿。你说这快九年的感情,两秒钟就玩完,这算什么?这叫浪漫?情调?爱伦控诉着。  兄弟,哥早就跟你说过,女人是世界上最令人难以琢磨的感情动物,这回你信了吧。我说。  她们凭什么就像飓风一样,可以随意地把我们的世界搞得落花流水,面目全非。然后又毫不负责地远走。这都把我们男同胞当什么了,稻草人?不知道心痛,没有知觉和感觉啊?爱伦开始气急败坏,但我分明听出他的声音,似乎有点哽咽。  爱伦,快点过来吧,我在桥头的老地小心内分泌异常夺走你美丽的头发方,准备你最喜欢的银鱼汤和白鲢鱼头,咱哥俩不醉不归,我等你啊。我打断了爱伦的叙说。  放下**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去想她。难道她来到我的世界,只是行人一样地路过。或许,她只是走累了,借我的肩小憩一会儿家长朋友要堤防儿童小食品对健康的损害,又匆匆而去,不留一点痕迹,仅此而已。可我不想在她的世界里,我也只是路过的幸福,像露珠一样晶莹,但不会长久。有朋友告诉我,所有的女人都会对你说:我爱你,但不会所有的女人都会和你长相守。我很不以为然,因为我很守旧,我依然相信誓言,我仍然深爱地老天荒的缠绵。我不要,她给我的爱只是个曾经。我只要,与她相知相守相亲相爱的如今。我不要,在黄昏的清风里独坐,听微雨倾诉曾经的爱情,用眼泪写作过往的伤心。我只要,用她的小手,把我被夜风吹乱的头发抚平。在我累了的时候,可以静静地躺在她的怀里,用她的温柔,抚摸我疲惫的心。  黄昏来临,天也彻底放晴。夕阳的余辉照在满塘的荷花上,像镀了一层金。记得那次离别,也是在夏雨霏霏,柳条垂垂的荷塘边。她摘下一朵含苞待放的白莲花,深情地对我说:等我,我会在白莲花盛开的时节,来赴我们爱的约定。我珍藏着她流泪的允诺,痴守到今。在六月的水乡古镇,相望着爱情。或许,她就是盛夏的雨季里,我梦中的那朵白莲。我永远都在期待,她的盛开。           





 (散文编辑:可儿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展开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Piu4.Com  

GMT+8, 2018-7-17 15:49 , Processed in 0.072921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